为什么回家过年遍插茱萸少不了你一个

山茱萸价格

  这几天一直有个问题在我脑海中萦绕:春节为什么要回家——披星戴月,挤过千山万水,风雨无阻,盼得容颜憔悴?前几天中青报社会调查中心实施的一项5000多人参与的在线调查显示,33.2%的人认为,过年回不了家,那就是天塌下来的大事。

  这不仅仅是顺应古老传统;相比社会、公司、工地等,家有着更合人性化的内在结构。

  回到家中,你有着不可或缺、不可替代的身份:父亲、母亲、女儿、儿子……遍插茱萸少一人,血缘与情感的溶和赋予了你在家中识别上的惟一性。这种不可替代的惟一性,能充分满足人性的自尊和情感需求。而在现代社会中,你只是非常渺小的一个单子,无论你多么出类拔萃,总非不可替代:你不干的工作别人会干,你辞去的岗位别人会顶替,你有着跟亿万人共享的身份:时评家、公务员、农民工等,你无足轻重。

  家里是绝对平等的,你可以任性、放纵,可以毫无保留地敞开心扉,让委屈的泪水流到亲人的肩上。而在社会上,地位悬殊,贫富差距,阶层不同,容颜美丑等等,无处不在的优劣之分,让“不平等”的氛围充溢四周。你任性了就有上级修理你,你放纵了权力就给你颜色看。

  家中的生活是低节奏、不追求效率的,做事可以慢条斯理,花钱可以大手大脚。而在现代性压抑下,社会中人的存在是高效率、快节奏的,时间就是金钱、效率就是生命的公司社会,压得现代人喘不过气来,人沦为工具。

  买不上票,过年回不了家,那就是天塌下来的大事,这折射出国人在现代性压抑下的某种生存焦虑。越来越现代化的中国当下,资本的逻辑影响了我们的社会生活,我们的工资、奖金、福利都来自公司,被公司业务和资本的意志驱使着从这个城市奔波到那个城市,朋友、同事、邻居、伙伴、同行等社会关系都被公司疏离了,传统社群都被公司社会的霸权逻辑淹没了。金钱带来工具快感,但人也需要情感的慰藉和人性的满足。

  人们赶着回家过年,潜意识中其实是在躲避公司社会的精神压抑,在家这个最后一个对抗现代性的躯体中获得短时间的精神慰藉。曹林

继续阅读